凛Rin

年终总结٩(๑❛ᴗ❛๑)۶

早起考完17年最后一场试,晕晕乎乎回住处睡了个回笼觉,起来后兴起想写点什么,于是有了这段2017年总结的开头。

现在回想起来,17年大概可以一刀切成两段,一段在东九区,一段在东八区。两段日子的状态也大相径庭,是环境原因吗?可能吧。


今年一月的时候去了一趟广岛,顺道去龙宫岛巡礼。去年开始就比较享受一人旅了,走在街上随便拐进一家拉面店,类似这般毫无目的的行为总令我十分兴奋。

说实话,我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,也不善交流,比起成群结队地游玩,更喜欢也更适应一个人在街上晃。这么一说,倒显得有些孩子气(笑)。对我而言,一人旅是一种,既满足了自身癖好,又在某种程度上逼自己迈出交流第一步的,节能放松形式。毕竟有时候,问问当地人,说不定能收获更多惊喜。

说远了,后来进入期末修罗。在赶报告论文中度过除夕,在打工中过了大年初一初二,是不是有点惨(笑),其实还好。那段时间忙归忙,但按部就班地完成每一个项目,获得不错的成绩,让我很开心。

接着是春假,从东京回来后的三月,樱花开了,但我一直待在屋子里。

我太不喜欢出门了,也不喜爱浪费能量的一切面对面社交活动。于是定期买下一周食材,待在家中,补剧也好,翻译杂志也好,鼓捣文具也好,总之很懒散,也很放松。

 

后来到了四五月份,开学的同时,也迎来朋友和她带来的螺蛳粉,从未这般想念祖国食品。

好不容易等来一个能让我掏心窝子说话的人,和她吃了顿烤肉,把半年来受的憋屈、攒的八卦统统倒给她,嗓子都哑了,但终于舒畅了。

可能一个人待久了,还是需要一个倾诉对象的,感谢她。

说实话,新学期让我很头疼。选课时选了许多言语方向的专业课,没有基础知识支撑,每堂课都上得很痛苦。只能逼自己找文献找教材,填鸭式弥补不足。甚至学期过半,才弄懂老师的讲课体系。

那段时间睡不好,经常失眠,大多数睡不到三个小时。有次看书时突然胸闷,实在难受,大晚上出门散步。

九点多,路上没有灯了,很黑,仰首摸到天际,万千星辰在眼前闪耀,自遥远的地方而来。夜与星,包裹着,包裹着夜风拂过,心中郁结吹走不少。走到书店,买了一本月刊坐在星巴克,就甜品下漫画,松快许多。

对了,也是那时候收到喜爱作品event的抽票当落,很幸运,后阶段基本是靠这一口气续到学期结束。学期结束时给关照过自己的老师、朋友还有相识的人送去小礼物,一年受到太多照拂。

感恩,感谢。

 

而后是期待许久的event,很幸福,很满足。能有幸参与这次活动,只能感谢。

从东京到大阪再到京都奈良的一人旅也算圆满,很开心。

 

前半段的东九区充实忙碌,后半段的东八区只剩下懒散与焦虑。

九月后,可能是我有记忆以来过得最为浑浑噩噩的一段日子了吧。

从十一区回来之后,一个想法在成型,我对言语也许真的喜爱。

下半年经常和饭开开的友人研究歌词,经常聊着聊着就要下手翻文献查文法。也曾经和一位同学说过:我觉得挺有意思,有时候看着它们在那儿,就很美。是不是很恶心,我也觉得(笑)。

所以希望有机会研究这些文字。在申请学校和撰写研究计划书的时候,深感水平不够,看的书太少,也曾怀疑这般一头走到黑的行为的回报性,毕竟……文字研究,以后能干什么呢?况且还不知情况如何,不如趁早放弃选择其他出路。

和父母聊过,他们倒是十分支持。现在想来,不论是转专业,还是交换留学,抑或这次的决定,无论如何,父母一贯是支持的。说是说这么大人了,其实是在撒娇跟依赖TvT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。

——父母在,人生尚有归处。

感谢父母。

 

情绪上,过山车吧。我太情绪化,想法偏执而无可救药,身边又有太多优秀的友人和如导师般存在的朋友。总陷入对自身价值存在必要性的讨论漩涡,明知道这毫无意义且浪费时间,却重蹈覆辙,哎……感谢一直听我叨叨的朋友,有段时间总找她,和她吃饭时也这样,是不是想打我(笑)

现在好了许多,也许只是暂时。

这种情绪来得快走得也快,要安然对待,希望明年能做到。

 

新一年,新的一年的展望啊……

父母平安健康,亲友一切顺遂。

希望能尽快定下学业,希望能多读些书,希望可以更加靠近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”吧。

 

 

又是一个下午过去了,回头一看,好长一段胡说八道,而且如此私人。

明年此时来看,又是一阵羞耻吧><

 

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们,聊过的没聊过的,见过的没见过的,感谢各位。

也祝你们新一年一切顺心。




评论(11)
热度(10)
回到首页
© 凛Rin | Powered by LOFTER